快3正規平台

法律谘詢熱線:12348
當前位置: 依法治市 > 快3正規平台

〔2018〕連行複第34號申請人彭某不服被申請人連雲港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作出的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

  • 時間:2019-09-29 09:05
  • 來源:市政府法製辦公室
  • 閱讀次數:
  • 字體:[ ]

連雲港市人民政府

行政複議決定書

〔2018〕連行複第34號  

申請人:彭某。

被申請人:連雲港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

申請人彭某不服被申請人連雲港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於2019年09月29日作出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的行政行為,於2019年09月29日向本機關申請行政複議。本機關於2019年09月29日依法予以受理,於2019年09月29日舉行了聽證。由於案件比較複雜,本機關於2019年09月29日決定延期XX日作出決定。現已審查終結。

申請人行政複議請求:請求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

申請人稱:被申請人將2019年09月29日作出的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以張貼在申請人家門上的方式送達給申請人,告知申請人其將強製拆除案涉房屋,但未告知具體強製拆除的時間。被申請人在作出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的第二天即到案涉房屋處欲進行強製拆除。申請人認為被申請人作出的《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程序違法,適用法律錯誤,超越職權,理由如下:

1.被申請人作出的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是執行行政命令,而不是依法行政。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中提到“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已責成本機關實施強製拆除”,申請人由此可以判定,被申請人是執行行政命令,並不是依法行政。另外,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作為市政府派出機關,在規定的職責範圍內行使經濟管理權限,提供投資服務,其無權責成被申請人作出強製拆除決定。

2.被申請人在執法過程中違反法定程序。《行政強製法》第四十四條規定:“對違法的建築物、構築物、設施等需要強製拆除的,應當由行政機關予以公告,限期當事人自行拆除。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不申請行政複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又不拆除的,行政機關可以依法強製拆除”,但被申請人在申請人行政複議和司法救濟權期限內就向申請人催告履行《限期拆除決定書》的內容。《行政強製法》第三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強製執行決定應當以書麵形式作出,並載明下列事項:……(三)強製執行的方式和時間;”,被申請人作出的《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並沒有載明強製執行的方式和時間,顯屬違法。

3.被申請人作出《行政強製拆除決定》適用法律錯誤。被申請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八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製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作出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完全是生硬地套用《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八條的規定,被申請人把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和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等同起來,完全是混淆了二者之間的權限,開發區管委會根本就無權責成被申請人作出《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行政強製法》第三十七條規定:“經催告,當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決定,且無正當理由的,行政機關可以作出強製執行決定”,被申請人根據該條規定,於2019年09月29日作出的《限期拆除決定書》,於6天後的7月5日就作出了《催告書》,又於5日後的7月10日就作出了《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之後在第二天就到涉案房屋處欲實施強製拆除行為,完全不顧《行政強製法》關於行政機關強製執行程序的規定。

4.被委托執法機構超越職權執法。《連雲港市城市管理領域開展相對集中行政處罰權》規定“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範圍內的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工作由市執法局委托開發區城市管理執法機構進行”,但《行政強製法》第十七條規定:“行政強製措施由法律、法規規定的行政機關在法定職權範圍內實施。行政強製措施權不得委托”,因此,拆除違法建築的行政強製措施不能由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城市管理執法機構執行,但事實上,在送達《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的第二天,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城市管理執法機構就抵達涉案房屋處欲采取強製拆除措施。

綜上,涉案行政行為程序違法,適用法律錯誤,超越職權,依法應當撤銷連被申請人作出的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

申請人提交的證據材料:

1.《限期拆除決定書》(連城執(開發)限拆字[2018]第XX號);

2.《催告書》(連城執(開發)強催字[2018]第XX號);

3.催告書陳述申辯筆錄;

4.《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

5.強製措施視頻光盤。

被申請人稱:1.被申請人作出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主體合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製法》第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八條、《連雲港市城市管理領域開展相對集中行政處罰權實施辦法》第四條的規定,連雲港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作為獨立的行政執法主體,是轄區內城市管理領域相對集中行政處罰權的行政機關,對轄區內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設建築物、構築物及其他設施的,具有依法查處的法定職責。

2.被申請人作出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程序合法。涉案建築物為申請人實際建設,在確認申請人的建築物為違法建築後,被申請人先後向申請人製作並送達《限期拆除事先告知書》及《限期拆除決定書》,要求申請人自行拆除違法建築。在申請人沒有自行拆除的情況下,被申請人向申請人製作並送達《催告書》,要求申請人履行拆除義務,但是申請人仍未履行。被申請人於2019年09月29日向申請人送達了《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

3.被申請人作出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申請人於2003年後在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猴嘴鎮光明街運銷巷建設房屋4處,建築麵積合計為405.72平方米,建設房屋時沒有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因此,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上所載明的申請人在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猴嘴鎮光明街運銷巷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設房屋4處405.72平方米的事實清楚。

4.被申請人作出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適用法律依據正確。本機關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製法》、《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連雲港市城市管理領域開展相對集中行政處罰權實施辦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作出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法律依據正確。

被申請人提交的證據材料:

1.《限期拆除事先告知書》(連城執(開發)拆告字[2018]第XX號)及送達回證;

2.《限期拆除決定書》(連城執(開發)限拆字[2018]第XX號)及送達回證;

3.《催告書》(連城執(開發)強催字[2018]第XX號)及送達回證;

4.《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及送達回執;

5.送達照片;

6.陳述申辯筆錄;

7.違法建設取證照片3張;

8.關於彭某戶在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情況下翻建的房屋進行認定的證明;

9.調查詢問筆錄。

經審理查明:2005年12月,申請人在連雲港市安德拍賣有限公司拍賣原屬工商銀行的位於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猴嘴街道光明街運銷巷的XX#至XX#房產時購買了該房產。2019年09月29日,連雲港市房屋安全鑒定委員會依申請人的申請出具安全鑒定意見,確認該房屋建築標準較低,使用時間較長,主要承重構件承載力和穩定性嚴重不足,部分房屋構成危房,建議XX#進行房屋大修,XX#進行房屋翻建。2008年,申請人對除XX#房屋外的其他房屋進行了翻建,但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2019年09月29日,被申請人作出連城執(開發)拆告字[2018]第XX號《限期拆除事先告知書》並送達申請人,依法告知申請人享有陳述和申辯權。2019年09月29日,被申請人就申請人提出的陳述和申辯製作了《陳述申辯筆錄》。2019年09月29日,被申請人作出連城執(開發)限拆字[2018]第XX號《限期拆除決定書》並送達申請人,要求申請人在五日內拆除上述違法建設。2019年09月29日,被申請人作出連城執(開發)強催字[2018]第XX號《催告書》並送達申請人,依法告知申請人享有陳述和申辯權。2019年09月29日,被申請人就申請人提出的陳述和申辯製作了《催告書陳述申辯筆錄》。2019年09月29日,被申請人作出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決定對申請人上述違法建設實施強製拆除,並送達申請人。被申請人送達上述文書時均以張貼在申請人家門上的方式向申請人進行送達。

另查明,被申請人的兩位執法人員周超、楊銀河的行政執法資格證已超過有效期(2019年09月29日辦理,有效期三年)。被申請人於2019年09月29日作出撤銷連城執(開發)限拆字[2018]第XX號《限期拆除決定書》的決定和撤銷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的決定,並郵寄送達申請人。

以上事實有被申請人提供的限期拆除事先告知書、限期拆除決定書、催告書、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送達回證、送達照片、催告書陳述申辯筆錄、違法建設取證照片3張、關於彭某戶在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情況下翻建的房屋進行認定的證明、調查詢問筆錄,申請人提供的光盤等證據以及聽證筆錄予以證實。

本機關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的城鄉規劃管理工作。《連雲港市城市管理領域開展相對集中行政處罰權實施辦法》第四條規定,連雲港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行使城市規劃方麵的全部行政處罰權以及與行使行政處罰權相應的行政檢查權、行政強製措施權等相關行政管理權。根據上述規定,被申請人具有對我市違法建設進行查處的職權。

1.被申請人作出的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一是事實未查清。被申請人在涉案《限期拆除決定書》中認定申請人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於2003年後在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猴嘴街道光明街運銷巷建設四處房屋,建築麵積合計為405.72平方米。但卻隻有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猴嘴街道鹽坨社區居民委員會的證明、調查詢問筆錄和房屋照片三張來證明。未對涉案房屋的建設情況向申請人進行調查詢問,也未對涉案房屋進行現場勘驗和製作現場勘驗筆錄,未查清申請人建設涉案各房屋的具體麵積和建設時間。二是未對違反的情形進行認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四條“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責令停止建設;尚可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對規劃實施的影響的,限期改正,處建設工程造價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無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響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沒收實物或者違法收入,可以並處建設工程造價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之規定,雖然申請人在建設涉案房屋(危房翻建)時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但被申請人對申請人所建房屋是否違反城市規劃、是否可以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響未進行認定,而直接要求申請人限期拆除房屋。被申請人在行政複議期間也未提供申請人所建房屋嚴重影響城市規劃而必須拆除的證據。因此,被申請人作出的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認定主要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2.被申請人作出的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超越職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六十八條“城鄉規劃主管部門作出責令停止建設或者限期拆除的決定後,當事人不停止建設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設工程所在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責成有關部門采取查封施工現場、強製拆除等措施”之規定,被申請人在作出涉案強製拆除決定前,應當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責成,但被申請人未提供相應證據予以證明,應認定為被申請人所作涉案強製拆除決定前未經過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責成,屬於超越職權。

3.被申請人作出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的執法過程不規範。根據國務院《城市管理行政執法條例》第十七條第二款“城管行政執法在查處違法行為時,人員不得少於兩人,應當主動向當事人或者有關人員出示行政執法證件”之規定,被申請人的執法人員在對申請人進行行政執法時,兩名執法人員的執法資格證已過期,行政執法不規範。同時需要指出的是,被申請人在送達相關文書時采用張貼在申請人家門上的方式進行送達,送達方式不規範。

綜上,被申請人作出的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存在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執法不規範、超越職權等問題,依法應予撤銷。鑒於被申請人已於2019年09月29日自行撤銷了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本機關已無撤銷涉案《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的必要。

本機關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複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三)項第1、4目之規定,決定如下:

確認被申請人作出的連城執(開發)強拆字[2018]第XX號《行政強製拆除決定書》違法。

申請人如不服本決定,可在收到本決定書15日內向江蘇省連雲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2019年09月29日   



快三投注_Wellcome!!|幸運pk10平台_Wellcome!!|快3下載手機版_Wellcome!!|致富彩票登陸_Wellcome!!|彩神Ⅱ下載_Wellcome!!|下載彩神v丨_Wellcome!!| |